附子
附子疗虚寒、反胃、壮元阳之方

附子

fuzi

祛风 祛风湿 散寒 消肿 止痛 止泻

别名:制附片、附片、制附子、黑附子片、白附片、盐附子、黑顺片

性味:味辛,性大热,有大毒

归经:归心、肾、脾经。

煎法:

适用体质:

附子的功效与作用

止泻,消肿,祛风湿,回阳补火,散寒止痛。

 

1.回阳救逆(亡阳)用治亡阳证之四肢厥冷、冷汗自出、脉微欲绝,配伍干姜、甘草同用,如四逆汤;用治亡阳兼气脱,配以大补元气之人参同用,如参附汤。本品药力颇强,能助心阳以通脉,补肾阳以益火,挽救散失之元阳,为临证“回阳救逆第一品药。”

 

2.补火壮阳(阳虚诸证)用治肾阳不足、命门火衰所致的阳痿滑精、宫寒不孕、腰膝冷痛、夜尿频多,配伍肉桂、鹿角胶等同用,如右归丸;用治脾肾阳虚、寒湿内盛所致的脘腹冷痛、大便溏泄,配伍党参、白术等同用,如附子理中汤。本品上助心阳、中温脾阳、下补肾阳,凡心、脾、肾诸脏阳气衰弱者,皆可选用之。

 

3.散寒止痛(寒凝诸痛)用治寒痹疼痛,既能温散止痛,又能驱逐风寒湿邪。本品止痛力强,乃用治寒痹之要药。

 

4.引药:附子禀雄壮之质,与其他药配伍,可以引药物直达经脉。能引补气药行十二经,以追复散失之元阳;引补血药入血分,以滋养不足之真阴;引发散药到皮肤,以驱逐人体表的风寒;引温暖药达下焦,以袪除体内的冷湿。

 

5.补肾强阴:附子归心、脾、肾三经,入手少阳三焦、命门,味辛大热,为阳中之阳,所以在补肾强阴方面效果显著,用于小便不通、肾气上攻、膀胱痛等症。

附子主治

用于亡阳虚脱之肢冷脉微、阳痿、宫冷、心腹冷痛、虚寒吐泻、阴寒水肿、阴黄体倦、阳虚外感、寒湿痹痛、寒滞痛经、阴疽、寿漏及一切沉寒痼冷之疾。

现代临床常用于冠心病、肺心病、风心病、窦性心动过速、传导阻滞、肾炎、慢性肾衰竭、心源性休克伴心力衰竭、血栓闭塞性脉管炎等。

附子成分及现代药理研究

现代研究,附子能增强心肌收缩力,加快心率,增加心输出量,增加心肌耗氧量;附子有扩张血管,增加血流,改善血液循环作用;可强心抗休克;有显著的抗缓慢型心律失常作用;另外,附子正丁醇、乙醇及水提物均对氯仿所致小鼠室颤有预防作用;附子还有抗寒冷、提高耐缺氧的能力;煎剂对急性炎症模型也有明显抑制作用;附子可使阴虚证进一步恶化,使阳虚证得到改善;除上述作用外,附子还有增强免疫、抗血栓形成、抑制脂质过氧化反应、延缓衰老等作用。

主含双醋型生物碱,如乌头碱、新乌头碱、次乌头碱、去甲乌头碱、去甲猪毛菜碱等;尚含单酯型生物碱,如苯甲酰新乌头原碱、苯甲酰乌头原碱、苯甲酰次乌头原碱等。双酯型生物碱是附子的主要活性和毒性成分。具有强心、扩张血管、镇痛、抗炎、抗溃疡、抗休克等作用。

1.附子有明显的强心和升高血压作用。
2.附子可扩张外周血管,对急性心肌缺血有保护作用。
3.附子有抗炎作用。
4.附子有镇静、镇痛作用,可恢复体温。
5.附子对机体免疫功能有一定的提高作用。
6.附子能促进血小板聚集,抑制细胞稳定化作用及蛋白质变性。
7.附子有抗溃疡及增强通便作用。
8.附子有明显的降低血糖作用。
9.附子能刺激局部皮肤、粘膜和感觉神经末梢。
10.附子所含的去甲乌药碱成分能明显降低家兔肾血流量,使尿中钠排泄减少。

附子禁忌

阴虚阳盛,真热假寒及孕妇均禁服。

恶蜈蚣。

畏防风、甘草、黄芪、人参、乌韭、大豆、绿豆、乌韭、童溲、犀角。

忌豉汁、稷米。

本品反瓜蒌、白蔹、半夏、白及、贝母。

附子食用方法

日常用量:3!10g,久煎可减低毒性。可入丸,散;外用,研末调敷。

附子选方

1、治厥阴寒痛型头痛:补骨脂10g,肉桂、附子、甘草各5g。水煎去渣。代饮用,常喝可治头疼。

2、温中补肾:附子10g,肉桂5g,先将肉桂、附子用清水煎煮。去渣取汁,打入一个鸡蛋,煮熟即可食用。

3、温中散寒:附子5g,2g,大米50g,白2根,先将附子和研为细末,大米淘洗干净,白洗净切段。大米加适量清水,放入锅中煮粥。然后加入药末、白段、红糖煮至粥熟。

4、顽固性口腔溃疡:生黄芪30g,柴胡黄连各9g,附子、防风连翘各10g,肉桂6g,怀牛膝15g,芦根20g,生地黄12g,水煎服,每日1剂。李丽萍等治疗顽固性口腔溃疡患者,疗效显著。

5、治寒湿型腹泻:附子、人参、炙甘草白术各90g。将以上5味中药研成细末,炼蜜为丸,共做30丸。每服1丸,水煎,去渣,饭前趁热服用。

附子怎么吃

附子古籍摘要

《神农本草经》:味辛,温。主治风寒咳逆,邪气,温中,金创,破徵坚积聚,血瘕,寒湿,痿躄,拘挛,膝痛不能步行。


《名医别录》:味甘,大热,有大毒。主治脚疼冷弱,腰脊风寒心腹冷痛,霍乱转筋,下痢赤白,坚肌骨,强阴。又堕胎,为百药长。


《药性赋》:味辛,性热,有大毒。浮也,阳中阳也。其性浮而不沉,其用走而不息,除六腑之沉寒,补三阳之厥逆。


《本草纲目》:乌附毒药,非危病不用,而补药中少加引导,其功甚捷。有人才服钱匕即发燥不堪,而昔人补剂用为常药,岂古今运气不同耶?荆府都昌王,体瘦而冷,无他病。日以附子煎汤饮,兼嚼硫黄,如此数岁。蕲州卫张百户,平生服鹿茸、附子,至八十余,康健倍常。

宋《医说》载:赵知府耽酒色,每日煎干姜熟附汤、吞硫黄金液丹百粒,乃能健啖,否则倦弱不支,寿至九十。他人服一粒即为害。若此数人,此皆脏腑禀赋之偏,不可以常理概论也。又《琐碎录》言:滑台风土极寒,民啖附子如啖芋栗,此则弛气使然乐。附子性重滞,温脾逐寒。川乌性轻疏,温脾去风。若是寒疾,即用附子;若是风疾,即用川乌。一云:凡人中风,不可先用风药及乌、附。若先用气药,后用乌附乃宜也。又凡用乌、附,并宜冷服者,热因寒用也。盖阴寒在下,虚阳上浮。治之以寒,则阴气益甚,而病增,治之以热,则拒格而不纳。热药冷饮,下嗌之后,冷体既消,热性便发,而病气随愈。不违其情,而致大益,此反治之妙也。昔仲景治寒疝内结,用蜜煎乌头。

《近效方》治喉痹,用蜜炙附子含之咽汁。丹溪治疝气,用乌头、栀子,并热因寒用也。东垣治冯翰林侄阴盛格阳伤寒,面赤目赤,烦渴引饮,脉来七、八至,但按之则散。用姜附汤加人参,报半斤,得汗而愈,此则神圣之妙也。[附]治三阴伤寒,阴毒寒疝,中寒中风,痰厥气厥,柔痉癫痫,小儿慢惊,风湿麻痹,肿满脚气,头风肾厥头痛,暴泻脱阳,久痢脾泄,寒疟瘴气,久病呕哕,反胃噎膈,痈疽不敛,久漏冷疮。合葱涕,塞耳治聋。[乌]助阳退阴,功同附子而稍缓。


《本草崇原》:附子禀雄壮之质,具温热之性,故有大毒。《本经》下品之药,大毒、有毒者居多,《素问》所谓毒药攻邪也。夫攻其邪而正气复,是攻之即所以补之。附子味辛性温,生于彰明赤水,是禀大热之气,而益太阳之标阳,助少阳之火热者也。太阳阳热之气,不循行于通体之皮毛,则有风寒咳逆之邪气。附子益太阳之标阳,故能治也。少阳火热之气,不游行于肌关之骨节,则有寒湿踒躄拘挛,膝痛不能行走之证。附子助少阳之火热,故能治也。癥坚积聚,阳气虚而寒气内凝也。血瘕,乃阴血聚而为瘕。金疮,乃刀斧伤而溃烂。附子具温热之气,以散阴寒,禀阳火之气,以长肌肉,故皆治也。凡人火气内衰,阳气外驰,急用炮熟附子助火之原,使神机上行而不下殒,环行而不外脱,治之于微,奏功颇易。奈世医不明医理,不识病机,必至脉脱厥冷,神去魄存,方谓宜用附子。夫附子治病者也,何能治命?甚至终身行医,而终身视附子为蛇蝎。每告人曰:附子不可服,服之必发狂,而九窍流血;服之必发火,而痈毒顿生;服之必内烂五脏,今年服之,明年毒发。嗟嗟!以若医而遇附子之证,何以治之。肯后利轻名而自谢不及乎?肯自居庸浅而荐贤以补救乎?必至今日药之,明目药之,神气已变,然后覆之,斯时虽有仙丹,莫之能救。贤者于此,或具热衷,不忍立而视其死,问投附子以救之,投之而效,功也。投之不效,亦非后人之过。前医唯恐后医奏功,只幸其死,死后推过,谓其死,由饮附子而死。噫,若医而有良心者乎,医不通经旨,牛马而襟裾,医云乎哉。如用附子,本身有一两余者,方为有力。侧子分两须除去之,土人欲增分两,用木杯将侧子敲平于上,故连侧子重一两五六钱者,方好。土人又恐南方得种,生时以戎盐淹之,然后入杯敲平。是附子本无咸味,而以盐淹之,故咸也。制附子之法,以刀削去皮脐,剖作四块,切片,用滚水连泡二次,去盐味、毒味,晒半燥,于铜器内炒熟用之。盖上古司岁备物,火气司岁,则备温热之药。《经》曰:司岁备物,专精者也。非司岁备物,气散者也。后世不能如上古之预备,故有附子火炮之说。近世皆有童便煮之。乃因讹传讹,习焉不知其非耳。

附子药用部位

为毛茛科植物乌头的子根的加工品。

附子选购保存

附子以个大、肥壮、质坚实、残基及须根少者为佳。盐附子以根大、饱满、灰黑色、表面光滑者为佳。黑顺片以片匀、棕黄色、有光泽者为佳。附片以片匀、黄白色、半透明者为佳。

附子地道产地:传统产区主要为四川江油及陕西城固、勉县。